【干邑故事系列】咖啡色的氣味記憶

 

「但是氣味和滋味卻會在形銷之後長期存在,即使人亡物毀,久遠的往事了無陳跡,唯獨氣味和滋味雖說更脆弱卻更有生命力;雖說更虛幻卻更經久不散,更忠貞不矢,它們仍然對依稀往事寄託著回憶、期待和希望,它們以幾乎無從辨認的蛛絲馬跡,堅強不屈地支撐起整座回憶的巨廈。」  —《追憶似水年華 在斯萬家這邊》/ 馬塞爾‧普魯斯特

2019年10月11日到13日,全法國有超過50間烈酒生產商聯合開放參觀。在Spiritourisme的號招下,法國的干邑白蘭地、雅瑪邑白蘭地、蘋果白蘭地、伏特加、琴酒和威士忌廠…等等聯合開放。其中有不少平常不對外開放的酒廠,也在名單當中。我安排兩天滿滿的行程,去參觀還沒去過的干邑酒廠。

我在週五早上七點起床,獨自驅車前往干邑。花了一個半小時才到達目的地,因為找不到停車位,所以遲到了幾分鐘,我經由辦公室的員工指引,快步走進酒廠。一位穿著典雅的女士,用著帶有英文腔的法文,引我進到一間小房間裡,那邊已經站有不少前來參觀的遊客,不過還好,講解還沒開始。這是酒窖總管的辦公室,踏進門口,一震久違的的感覺迎面而來。

那是干邑與木頭結合的味道,深沉而神祕:蜜餞、葡萄乾、烘烤咖啡、巧克力、太妃糖和微微香草的咖啡色味道自然地飄散在空氣中。這股氣味經過腦門,腦海中閃過好幾個曾經造訪過,存放干邑酒桶的酒窖。干邑的酒窖是個有時間力量的時空,許多年紀比我大的橡木桶和干邑靜靜地躺在那邊。時間變得溫柔緩慢,匆忙的心情被輕輕撫平。

眼前木頭製的書桌上,放著排列整齊的文件夾,和一本厚厚的筆記本,中間的紙質有些皺皺的,似乎經過幾次濕潤又再乾燥的洗禮。左邊櫃子有很多裝有咖啡色液體的玻璃瓶,排放整齊,貼有編號,讓人很難不一直盯著他們看。在干邑待過的人,對於玻璃瓶似乎都有一種特殊的情結。干邑的酒農,會用小玻璃瓶裝著不同時期的烈酒樣品,供買主品嘗。這些小玻璃瓶一字排開,前面放著鬱金香形狀的杯子,等待品評經驗豐富的人丟出幾句評語。這些裝有咖啡色液體的瓶子,就是干邑酒廠自己的樣品。他們被裝瓶、上標籤,等著被比較,被評分,日積月累,變成像是收藏品般的物件。

因為正值干邑的釀造季,帶有玻璃窗的木門擋不住幫浦聲,低沉地隆隆作響。伴著有節奏的低音配樂,優雅的女士開始解說干邑酒廠250年以來的歷史,穿著工作服的酒窖總管接著解說自己的工作。酒窖總管父傳子的工藝精神,一年年的堅持把關,在他宏亮堅定的聲音中,遊客們似乎都束直背,默默挺起胸膛表達尊敬。

我們接著被引到橡木桶酒窖,優雅的女士打開橡木桶,用著帶有繩子的玻璃容器,撈出三個不同年份的干邑,讓我們試聞。在這個咖啡色酒窖裡,我聞著這些咖啡色液體,不禁出了神。

 

1649 Total Views 8 Views Today

Emily

Émilie(艾蜜麗),來自板橋。因為葡萄酒的有趣多元,在2011年到法國便一頭栽進葡萄酒的世界。從法國蒙比利埃 農業工程師學校Montpellier SupAgro雙學位畢業(法國國家釀酒師文憑DNO+葡萄與葡萄酒碩士Master Vigne et vin)。目前正在法國的職場努力中。最喜歡的活動是攀岩、健行。

發佈留言